被裁员了,其实还挺高兴_员工

被裁员了,其实还挺高兴_员工
原标题:被裁员了,其实还挺高兴 今天,你被裁员了吗? 撰稿 :劲旅君 编辑 :壮 壮 这两天,旅游圈被爱彼迎刷屏了。 与以往不同,这次爱彼迎刷屏的主题词是:裁员。 准确来说,应该是:壕式裁员。 别的旅游企业裁员,公司内外,线上线下,弥漫着悲伤气息。 爱彼迎裁员,圈内圈外,一派艳羡,很多人只叹:为什么不是我? 事情是这样的: 5月5日,在爱彼迎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Brian Chesky的一份备忘录中,公司表示在7500名员工中裁员1900名。 消息一出,全球瞩目。 紧接着,爱彼迎披露了裁员的补偿条件,总结起来包括以下几项: 被裁员工补发14周工资; 被裁员工保留一年的健康保险和心理咨询; 被裁员工可以保留公司电脑; 对持有工作签证的员工,公司会保留有效工签直到7月。 在疫情尚未完全控制、旅游业持续停摆、企业保命时刻,爱彼迎还能如此壕,难怪所有人都大呼: 真香。 劲旅君最近跟旅游圈很多朋友聊天,发现很多人对于裁员的的态度,不但不“悲”,反而很“喜”,甚至是有种如释重负的“窃喜”,这种情绪在旅游互联网企业尤为明显。 顺着这个现象,劲旅君又梳理了一下疫情期间,旅游业内员工流动的几大代表现状,给大家做个分享: ◆ 被裁员 几乎所有的主流旅游互联网企业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裁员,有些企业裁员比例还很大。有意思的是,尽管裁员比例如此巨大,员工尤其是被裁员工却表现相对淡定,也就是上述所说的不悲反喜。主要原因在于,旅游互联网企业给出的裁员条件相对优厚,基本符合被裁员工的心理预期。 员工A,坐标某跨国旅游大厂,今年3月底全部门整体被裁撤,公司给出了N+1.5的赔偿方案,欣然接受,愉快被裁。 至于为什么“愉快”,员工A给出几个理由: 公司1月底已经业务停摆,员工长达两个月无事可做,原本就计划离职。 裁员补偿方案为N+1.5,超出预期。 原本认为2-3月公司会降薪、减薪或者停薪留职,结果工资全额照发,超出预期。 和员工A有相同遭遇,或者抱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很大一部分员工原本就计划利用疫情提供的机遇离职跳槽,结果正好碰上裁员,不但可以实现离职诉求,还能够拿到一笔不菲的补偿金,何乐而不为? 劲旅君还了解到,在国家规定的裁员补偿N+1基础上,很多被裁员工根据自己对公司的贡献,甚至能够协商到N+3甚至更多的补偿,这一笔不小的补偿金,足以弥补下一份工作期间的空档期。 所以,不存在悲伤,还多出了喜悦。 ◆降薪留职 降薪留职在很多传统旅游企业中更为普遍,一方面,这种方式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直接裁员带来的人才流失;另一方面,也可以为企业节省一大部分流动资金。 员工B,坐标某国内旅游企业,今年3月起,降薪留职,降薪幅度50%,可在家办公。 员工B接受降薪留职的理由包括以下: 看好企业长远发展,愿意陪同企业度过难关。 工作量减半,还可以在家办公。 公司容许员工开拓副业,弥补薪资不足。 另一类降薪留职的人员则以企业高管为主,疫情之下,很多公司的高管率先遭遇降薪。 高管C,坐标新兴旅游互联网企业,薪资降幅30%。 坦率说,作为高管,相较于普通员工,薪资承压能力更强,降薪更多是象征意义。所以,降薪留职对于那些对企业忠诚度高或者看好企业未来发展的员工更为适用。 ◆停薪待岗 停薪待岗大多发生在企业现金流严重承压或者业务严重受影响的旅游企业中。这类企业以传统中小旅行社为典型代表。不久前,劲旅君披露了一家几近破产的旅行社——北京市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中旅”)。 4月26日,北京中旅宣布停工、停产,原因是连续四年亏损和疫情的打击。对于北京中旅的员工而言,给出的处理方案则是: 自2020年5月起,北京中旅待岗员工最低生活费标准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70%发放,每月1540元,并按照法律规定为员工缴纳社保及住房公积金。 很多业内人士反馈,能够依然为待岗员工发放1540元工资和缴纳社保及住房公积金,北京中旅已经是做得相当到位了。绝大多数处于同等境遇的旅行社,恐怕早已员工遣散,草草破产,至于员工权益保障,只能凭良心了。 类似于北京中旅处境的旅行社目前有很多,大量企业员工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也不能够被外界所知道,这些员工目前能做的就是另谋他就,保障生存。 ◆无薪无岗 旅游行业还有一类从业者,疫情之下的遭遇是无薪无岗,最典型代表:导游。这一群体有几个明显特征: 五险一金主要靠自己缴纳; 无基本保障工资; 无归属公司或者单位; 导游群体一旦遭遇疫情这样的天灾,所面临的的就是无薪无岗,自生自灭。这一群体也是最需要被关注的。有一份调查数据显示,81%的被调查导游目前无业务;11%的人从事导游工作、兼顾做网上销售等其他工作;70%的导游预计收入降幅超过50%;8%的导游已经转行或者计划转行。 疫情期间外卖骑手和滴滴司机群体人数暴涨百倍,其中导游和旅游中低端岗位从业者贡献很大一部分人力。 有收入,活下去,成为这些旅游从业者的最基本诉求。 上述四类情况,成为旅游行业疫情下员工流动现状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切面,从被裁员不悲反喜,到离开行业艰难求生,每一个旅游行业的从业者都经历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除了这些流动的员工之外,更多的从业者则是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坚守,做好本职工作,和那些流动的员工共同构成了旅游业的大生态。 您是属于上述哪一类群体呢?或者您有自己不一样的故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分享感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